法规信息交流委员会 · 入会指南 · 保健蓝皮书 · 保健节 ·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养生名家

孙继光:北京香山——我的研究生梦
《药王新编》作者 檀林(孙继光)

2014-08-12 10:00:56

    一、回溯历史
    提起北京香山地区风景,了解详情的人,知道它是概括圆明园以西,颐和园以北佛香阁瓮山,玉泉山北部卧佛寺岭(又叫福寿山),以西到凤凰台。由此台向南香山公园鬼见愁、香炉峰、双清沟,向东稍一延伸叫黛石峰金山,又向西往南延伸叫翠微山,然后是尸佗林,稍向东延伸叫耶律王台觉山(今称巨山)。由觉山杏石口向西北延伸则是八大处卧虎山、虎头岭等。今统称三山五园,就是指这一地区。它是距离北京天安门最近的西北部连绵几十公里的第一名山,名传遐迩,风光秀美,一步一特色,名目繁多。
    有史可考证,晋代养生名家葛洪曾来到这一地区,结炉炼丹在双清附近。香山地区遍布药草,可惜那时人以别人不能的事为能,搞药的人对五金五石崇拜到神丹的地步,他们是中国传统古化学的始作俑者。讲究五金与铅、汞、硫磺、砒霜加毒草等炼成晶为丹,五石盲目入药,试服之下全身发黑中毒献身,留给后人深刻教训。香山地区药草中毒品也不少,计有大小狼毒、半夏、附子、狗尿苔(毒蘑菇)、二月兰、草乌、闹羊花、马兰草、雷公藤、蝎子草等;动物毒品有蜈蚣、蝎子、红娘子、癞蛤蟆、壁虎、蝙蝠、毒蛇等等。
    香山地区大规模修建源于元代,親王宰相耶律楚材建墓起始于颐和园地区,其母因其权重朝野时虑其寿不永,按习俗驱无缰骆驼卧倒双清畔,建香山寺与塔林等,但终于不永,元代不足百年被驱赶回大漠。明代宦官大奸臣魏忠贤猖狂时其东西厂头目百年后多葬于此,还设立守墓人;其大修碧云寺,与唐、宋、辽、金、元代建筑,备其晚年到此养老,百年葬于此。也不得善终,终被斩首死于宣武门外菜市口。到了清代,满清八旗都有一佐人马围西山拱卫,八旗贵族与太监效仿明代宦官围山跑马占地,修缮起建了不少寺观。其朝廷还有惯例,臣获罪,其坟墓地不入公册没收入官。于是建坟墓地修家庙侵山占地更为猖獗,“一溜边山府,七十二王坟”,就在那时唱响。慈禧两代龙潜居,起建无梁殿、铁槛尼姑寺等;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,木石前缘、金玉良缘、云中月、芙蓉花等;费莫文康写《儿女英雄传》,描写亲上加亲,违背优生优育科学的遗传基因学,想由此永葆富贵荣华,落得个树倒猢狲散,茫茫大地真干净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做孝子贤孙,皇帝宠臣也没有安乐窝,仍免不了流浪街头。两部作品,质量上各有特色上下乘,生活结局都很惨,一个独子7岁多淹死在双清下厢红旗山水沟里,其与云中月(史湘云原型),瓦灶绳床,大年初一泪尽而逝;一个多妻不孕,先是无子孙承继,好不易有了传人,因八国联军入侵,无法逃脱战争炮火,美丽香山风景均遭受炮击,其家园皆被火焚,几乎是一片瓦烁。但两人写山景,都与香山黛石峰景观有缘,这是实情,至今传说甚多。
    到了民国1916年前后,袁世凯受日本和美国怂恿,妄自称大自称帝,讨袁将军蔡锷得小凤仙掩护,全国一片声讨,其称皇帝仅几十天病死,葬入植物园东北侧。北京同仁堂、永年堂、鹤年堂与药王孙思邈鄚州系三十三代掌门人孙曜亭渊源甚深。其后后世传人孙纪乾正在故宫陪溥仪读书。溥仪曾突发奇想,“当不了皇帝,当神医”。1924年日寇特务活动猖狂,孙纪乾身份特殊,接触人广泛,为逃婚也想出国,一方面受共产党先驱领袖李大钊影响,秘密参加共产党活动;一方面想通过庄士敦绍介,去英国陪溥仪学西医。他这年春深到香山考察鲜药,在双清附近想到香山日后定是共产党地下活动的重要地区,军事要塞,京城西北第一至高点,掏出日记本来画地型图,哪儿可以驻军,哪儿可避空袭躲炮火,哪儿可以开凿山洞。突然发现,日寇叫土肥原和黑田佐佐木两个神秘人物,也循着自己脚印走来,想到日寇接触溥仪叵测,还劝过自己应去日本学医,宏扬孙氏医学,日本人侵占中国的野心很大,早晚与中国有一战,应早做准备。把日记本多翻几页,写起诗来,应情绪变化,写寄调卜算子:
    “庙残妖风大,
    水浅王八多。
    以西为正朝东地,
    南北不通移。
    香山多怪癖,
    诸君观仔细。
    千古红叶赞美丽,
    双清辩证奇……”
    孙纪乾发觉到身后有人,一回头,两个日本人点头哈腰,行礼说:“孙先生雅兴,诗写得好,犀利有趣深刻。我们发现孙先生来考察药草,想拜师学艺。孙先生陪溥仪先生去日本学医,吃住包我们身上,每月奉上大洋五百元、三百元,若想讲学,教授孙氏针灸和医学变化,俸禄加倍。”
    孙纪乾强忍怒火,也站起身点头哈腰,“谢谢关照,一定认真考虑。为什么这么写诗,你们想,袁世凯一埋入香山地区,皇帝、宰相、大太监齐了。早在明代,就有御林军在凤凰台阴天放炮,预防冰雹砸故宫长安街上的宫灯,有奇效,可不是妖风大吗?”
    “孙先生家学渊博,名不虚传。中国应赞成帝制,帝制之下,实行议会法权制,以控制大官大贪,小官巨贪,连保甲兵丁有点权力就贪,百姓也爱占小便宜之风。中国人畏于权势和势力,上行下效,好吹牛,庸懒,易造假成风,一旦失去信仰,古老的民族,危急得很。功利不吃亏占便宜不出圈之风下,应有道德观、法制观、天下为公观、长远观、大局观等。有的人,无知无识已成为垃圾!怎么管理,是大学问。”他们一篇大道理,又做了除垃圾杀头动作,“孙先生应去日本学西医,看看日本是如何帝制之下搞议会的,认真说来,日本也是炎黄一脉蚩尤的子孙,我们可以订合同,凡东渡扶桑的,一律给俸禄供吃住……”
    孙纪乾打住他们的话头,“你们这么有钱,熊希龄先生与夫人在香山正大办慈幼院,搞好中国从青幼年抓起,先修复香山被八国联军炮火击残的房屋。你们理应出一部分款。”
    “哈依,哈依……”两个日本人点头哈腰。孙纪乾发现,远远的又有四五个穿和服的人在附近转悠,见好就收,站起身,“你们的意见,我会好好考虑。告辞。”行了抱拳礼,由常人不能走的险路下山。两个日本人一席话,暴露问题很多。当时孙矅亭老人80多了,身体硬朗还掌家,他详细写封家书,认为孙家参与的同仁堂、永年堂、鹤年堂不宜再驻任丘鄚州,容易水淹,老营地库移位往香山秘密军屯移民,应按计划往正定山区转移。应设法通知药业的另十三家,乐、高、梁、王、刘、董、赵、李、崔、张、齐、宋、冯等府做准备,由大连、天津秘密由德国进口比日本更先进的武器,又特给冯玉祥写信,对日本人的进攻奴役抢掠做准备。对日本人应高度警觉。
    上述工作,是他日后积极帮助组建河北红军,全力支持拥护习仲勋、刘志丹为首的陕甘宁边区,积极参与冯玉祥将军组建西北抗日同盟军等工作打下坚定思想基础。可惜,那时军阀混战已然露出端倪,没人更多重视他的意见。
    段祺瑞等电召孙中山北上共议建国大业,不幸孙中山患肝病,西医治疗很快无效逝世,先停棺后衣冠冢建于香山碧云寺等。
    二、严肃思考
    孙纪乾自己追随溥仪到天津,想伴他去英国学西医的梦未醒,溥仪被日本人诱惑控制当了傀儡,胆小怕事自私窝囊暴露得很清楚。日本人为得到孙家针灸独门之技,药方术技艺,与一姓桂的满清贵族联手,请他针治药医一位重病弥留昏迷不认人的老太太。孙纪乾一再说已医治乏术了,针药齐下,延长几天与亲人话别是可能的,治愈已不能了。他们说也看出问题了,能治多活一天也感激不尽。孙纪乾正筹钱准备出国,想不靠家里靠自己,就扎了针开了药方,老太太多活了半个月而逝。他们一纸诉状把孙纪乾告上天津大理院,叛了他七年徒刑。溥仪不敢说认识孙纪乾,日后写《我的前半生》也不敢说孙纪乾怎么伴他学医,苦劝不听,擅自用药把玉竹当黄精使,用多了绝精难孕。是药三分毒,根系外型相似,叶对生对排疏密有别。学医不采药不制药,只好用钱买药,等于瞎胡闹。两个日本人和姓桂的又去探监,假装好人,他们说只是人亡一时生气要地方官主持公道,没想到判这么重,你在狱中正好把孙家针灸术写出来画画图,配合怎么入药,我们可以说情不告了,迅速把你放了,还给予重稿酬给你压惊。以前说的协议仍有效……
    日本人的邪恶意图清楚暴露了,孙纪乾当即用上那几句话,“我可以被杀头,不写也不画,宁可把牢底坐穿。”日后他被放,还是岳父家卖了两百亩地托了人,大理院也认为判得不妥。1929年蒋介石刚在南京上台,下政令取缔中医中药,孙纪乾作为冯玉祥将军麾下军人,参加“南下请愿团”,也是由香山出发的。蒋介石骂他“娘西匹”,他则指着桌子回骂“X他妈。对您谗言献媚的,陷您欺师灭祖,在国人面前大失信义的X……”两人怒目而对视,半晌蒋介石“哈哈”大笑,他也认为取缔不妥应加以科学发展,翌日早下令取消前政令。此事留给后人多少深刻思考,很值得考虑。
    历史的车轮发展到1947—1948年前后,孙纪乾因好友少林德明和尚挂单双清;我父亲参与了做前期保卫的秘密群众工作等,他是了解详情的权威人士,有许多亲戚朋友可以助力,就在香山地区住了些时间。到我出生长到十几岁时,翁婿间说到和平解放北京,还极力称赞那广播词写得漂亮,有力度,有智慧,有理而感人。我父亲背诵说先不提国民党蒋介石腐败昏庸,先说“傅(作义)将军您好,傅将军麾下弟兄们,你们好,我们曾是抗击日寇侵略的友军兄弟部队,亲友兄弟情深,现在双方兵临城下对峙,难道非要兵戎相见,让六朝胜迹遭受炮火,百姓遭受战火涂炭,弟兄们为此流血牺牲告别父母妻儿妻女亲友吗?请接受和平改编吧。让我们合为一体,共同为新中国的强盛崛起而努力奋斗。先停电15分钟示警,然后听听解放区人民百姓唱什么;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解放区的政府爱人民,解放区的好处说不完呐……”
    三、我们有梦
    火热的激情并没有维持多久,很快变成了恐惧。我父亲17岁,1936年前入党的保定婴幼儿第二师范学生,老师多是传教士,掌握多门外语,本是志愿军谈判处难得的保卫人材。严格政审之下,在香山还波及到推荐他的首长。虽然是奉命的起义加入伪军做地下工作,那股伪军也起义了,他又入八路军正规部队,多次与日寇拼刺刀,得过不少枚军功章,没受过一次重伤,还是受到过处分,降职扛过重机枪。后来下放到首钢当工人。“文革”中拒绝写“假起义”证言,批斗后与专案组二高炉顶上辩论推搡。他还怕人家摔倒,结果他失足摔下而亡,只落了“脱叛党份子”下场。我19岁去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哭诉一月有余,使我祖母及弟弟妹妹五人每月共得二十五元,养到弟妹十八岁,算是“因病死亡,工伤处理。”“政治运动不许波及他的家属及子女。”据传是周总理授意批的。我受益匪浅,感恩不尽。
    我们自1949年以来,左一股风,右一股风,“文革”达到高潮发高烧,事实证明,一分为二,合二为一,不如实事求是,不如改革开放;人的思维进程上行下效不可以仅靠权力和形成社会风气及势力,易搞不正之风。人的思维,五行六蕴七维九功,考虑越全面符合实际越成熟,有益进展。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已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发表了近十部长篇作品,报纸连载,杂志转载,一版再版。有了点积蓄,把孙纪乾老人接到身边,想让他享晚年之福,可为父亲的平反昭雪问题,我和二弟要去杭州,找我父亲当年的首长,小舅舅专门接外祖回老家,我同意暂时这么办。老人家回了老家,又干起他爱干的老营生,以示八十多老了也不吃闲饭,每天一挑水烧开了,应季采不沾农药化肥的新鲜野菜,加把茶叶,在县医院门口对面我家门口用大黑碗卖水。医院未公私合营前,那儿是我家部份种鲜药的药田药铺和菜地。他每天遥看原鄚州城和任丘城,面对日寇军国主义为盗宝炸地库形成的水坑生气,不想又出事了,一名十八九岁的新城管员喝了他的茶水发现,茶水不纯,说他卖假茶犯法,没执照要罚款还要把他抓起来,争辩起来闹市口围了一街筒子人。不少知情人训小城管:“你应该马上向老人赔礼道歉。你是任丘人,北方人,中国人吗?你不认识药王鄚州系孙家。怎么抗日说来话长,解放前,只要不是吃喝嫖赌抽弄穷了的,可赊药到年底,不要钱,倒给米面棉衣棉鞋大洋两块。咱任丘市几任书记、市长、卫生局长、医院院长和各局局长,来到这也喜欢喝这药茶,一分钱一碗,便宜比水贱,有的把衣兜里一把零钱都掏出放到这。劝大爷散心玩玩去,保重,您是任丘的——国宝骄傲……”
    还有人告诉小城管:“知道吗?老人家儿子、女婿都是立过和日本鬼子拼刺刀的功臣,营团以上干部。老人为和平解放北京立过功,只是1957年大鸣大放在北京反对盲目学苏联,反对西医盲目动手术输液,才内定右派。他是主任医师,运动中多高级别中央首长也保护不了他,给轰回老家当农民的。可任丘人从来不把他右派看。”
    也有人七嘴八舌教训小城管:“许多味野菜、茶叶,有什么本质区别?卖一分钱一碗,谁要说好,老人找家什给你灌,愿意给钱给几分,爱占小便宜的说没零钱,摆摆手走人,老人哈哈一笑,也高兴。这么大碗每天有时仅卖几分钱,全卖了也就三四毛。你说,这执照怎么起,怎么交税?”
    小城管快被训哭了,连连赔礼道歉直说对不起,然此次精神刺激却是致命性的。一定岁数的人受不了这个。第二天他不采药、劈柴、烧水、摆摊桌了,去澡堂洗个澡,找街坊聊天,还买个烧鸡边走边吃,到了晚上,给人家解毒为主开方一生的人,给自己喝下生半夏加砒霜,毒植物伴毒矿物,自己睡一屋,谁也没发现,一命呜呼辞世而去。弄得我何时想起说起也痛哭一场,痛彻肺腑。
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大概是京城可数的畅销书作家之一,不断有同学、朋友、包括作家,因手头拮据来借钱。我来者不拒,就想,不适宜当官,可以想办法搞个基金会,帮助未成名的作家们。那时正好有87、94号文件提以文养文,我就给一个文化口办三产,选址定在了香山。事实如此,我绝不是搞经济的管理人材,追求完美,反而顾此失彼,被各种欺骗搞得一塌糊涂,荒唐得赔了不少钱。我无奈开饭店,把“biangbiang”面诗谣也写出来张贴:
    “一点一横长,梯子顶着梁,
    丝言丝,你长俄也长,
    中间坐个马大娘。
    心有底,月在旁,
    乘着车儿走四方……”
    李斯夫人马氏应秦始皇、宰相李斯之求首创,连后世长孙皇后给李世民做炊,慈禧八国联军时西逃西安,均喜欢的面食也亮出来,仍是门可罗雀。甭看去香山游玩的人多的熙熙攘攘人碰人,就是旅游旺季那几天,更多时候人很少。特别是一九八九年“六四”之乱,亚运会等等,限制人员车辆进京,很多天,只卖一瓶汽水几盒火柴。有人纷传,“他这作家是假的,骗人的瞎咋唬。要是真的,谁不写东西肯耗在这儿瞎折腾……”于是,破鼓乱捶,有人借米借面借钱,有人借肉借豆腐借酒借菜,漂亮话为需求支使,什么都借,就是没人还。正像鲁迅先生感慨的那样,他们都趴着走路,你想站起来走,咬死你。我使出浑身解数,业余笔耕未辍,发表了《圆明园春梦》、《圆明园秘闻》、《她还是山里姑娘》、《逃港逃港》三部长篇两部中篇等和医文化杂文《人为什么生病》、《扁鹊公传奇》等一系列文章,只落得个还剩个库底儿回家,还能供儿女读书,上养老娘老姑,埋下头来爬格子,详写《药王新篇》,起初偶尔可以去采药。那会儿盗版还不狂妄,合同约定还有三年到期,也吓得恐怖不敢干了,到报社杂志社干编辑老本行。香山感慨思索教训多重,深深赞同那几句老话。你做任何一种学问,功夫到一定程度,都在功夫之外……
    富国强兵中华崛起之梦,我家近现代已有四辈人,与香山有缘。现我仍住在香山地区,绝决不让日本军国主义有机可乘,各国帝国主义钻空子。今写出来,仅供识者参考。共勉。切切。
 

欢迎投稿 新闻热线:010-51817051/61 E-mail:webmaster@chc.org.cn